面對躺地而眠的醫生,我們並不想簡單呼籲關愛,那樣顯得廉價
  福州醫生連續做了32小時的手術後,累得癱倒在地。記錄這一幕的照片一上網,熱度便居高不下。網友紛紛點贊,稱之為“用生命拯救生命”;還有人搜出大量類似的圖片,疲倦已極的醫護人員斜躺在地上,見縫插針地謀片刻休息。疲憊的臉和橫七豎八的身形,都談不上好看,卻極為動人。從這些臉龐上,人們可以看到光、看到溫暖、看到天使。
  然而,在日常的就醫體驗中,醫生們似乎還有另外一副面孔。排隊仨鐘頭,看病3分鐘;簡單一問,寥寥幾句,提筆就開方。想詳細咨詢一下,人家愛答不理。說話時不怎麼看你,面孔冷冰冰,瞧不出是喜是怒。這時候,醫生的臉倒有點像機器人。
  兩副面孔,哪個是真,哪個為假?
  現實世界喜歡複雜,兩張面孔都是真實存在。嘔心瀝血的天使,有時和麵無表情的機器人很可能就是同一個人。兩張面孔之間,還有隱蔽的因果鏈條相互勾連。
  有時候,醫生為何溫情不顯?很大程度上,正是因為太累。由於醫療資源的不均衡,分流效應還不明顯,大病小病往大醫院跑的就醫現狀還沒有明顯改觀。上大醫院數數某個門診醫生門前排著的患者隊伍去,說“前不見頭、後不見尾”誇張了,但隊頭嚷嚷,隊伍中段未必聽得見。醫生每天從一睜眼到下班,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,就這樣,也滿足不了需求。他要多跟你說兩句,後頭還有一大堆人焦急等著;他想多提供些撫慰患者心靈的“話療”,奈何口乾舌燥,怎麼溫情脈脈得起來?
  所以,面對躺地而眠的醫生,我們並不想簡單呼籲關愛,那樣顯得廉價;面對態度生硬的服務,也不想簡單提出批評,那樣不能解決深層問題。
  要想告別過度的疲憊,恢復應有的溫情,還必須依靠深化醫改。比如,提高醫生待遇,建立適合行業特點的薪酬機制,勢在必行。甚至,還要靠體面的收入增加行業的吸引力,從而增加醫療人力資源的供給。再比如,病患的分流應該繼續推進。基層醫療的基礎要夯實,小病一定要留在基層醫院。甚至有專家提出,大醫院可以試點逐步取消門診,讓好鋼真正用到刀刃上。
  在此基礎上,再對醫生的服務態度提出嚴格約束和管理,溫情服務甚至個性服務才會成為醫家常事。  (原標題:“躺地醫生”不僅需要點贊(民生觀))
創作者介紹

sneakers

cd01cdyo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